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>> 信件详细
齐河县人民政府
建议
2018-07-08 14:24
2018-07-09 09:54
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改革
尊敬的曲书记、滕县长:
近年来我县各项事业蓬勃发展,经济增长遥遥领先周边县市,全县人民无不欢呼雀跃、骄傲自豪。作为齐河的一名普通教师,倍感欣喜的同时,又深为我县公办学校僵化的教师职称制度痛心疾首。
多年以来,我县教师一直按职称发放工资,不同职称工资标准差距很大,相同教龄的中级和高级相差千元以上,不可否认,有些优秀教师在职称评审中凭借自己的能力脱颖而出,实至名归。但目前的职称评定和职称制度,更多情况是并非完全公平公正,不仅为广大教师诟病,亦成为我县阻碍教育发展与稳定的一大顽疾。具体而言,浅见有三:
一是严重影响教师队伍的稳定。教师非圣贤,也有普通人的趋利心理,因为中高级职称的名额有限,高级更是两年评审一次,晋升后工资大幅增加,所以评分接近的老师相互抹黑、相互攻击,有的通过实名写信、电话、上访给省市县各级部门、领导,甚至国家相关部门和国家领导人,也有本来团结工作的同事因此对薄公堂、反目成仇,必欲拉下别人方能让自己上位。上述现象在职称评审时屡屡发生,不仅给我县声誉造成恶劣影响,而且严重影响教师队伍的团结、和谐与稳定。书声琅琅的一方净土,因为职称,竟成了不择手段、争名夺利的是非之地,何谈教书育人?
二是造假买假,影响教师诚信。学高为师,身正为范,教书育人,为人师表,这些冠冕堂皇的标签抵不上每月增长千元工资更诱人。为获取晋级砝码,有的老师花大价钱买假证书、假文凭、写假论文,在盗版的所谓核心刊物上花高价刊登文章,有的行贿相关管理者上下其手编造各种获奖证书、获奖经历,有的东拼西凑各类文章花高价出版所谓个人专著,各种花样,不一而足。这就使得能力差的、脑子活的压过能力强的、干得好的,甚至有的一辈子没上过讲台、没讲过一节课却利用各种手段一路过关斩将,顺利晋级。教育这块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的净土,因为职称,竟成了尔虞我诈、藏污纳垢的温床,何谈教书育人?
三是严重挫伤广大教师的工作积极性。在大多数教师眼里,不管白猫黑猫,抓住耗子就是好猫;同理,不管教书好孬,能晋上职称、领上高工资就是好教师。教师工资与职称挂钩,但与工作多少无关,与工作好坏无关,干的不如不干的,不干的不如捣蛋的。因此,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晋升职称的老师,天天沾沾自喜,自鸣得意;凭能力晋升到高级职称的老师也因为功成名就,以为到了终点站,可以找轻松活歇一歇,不用在教学一线拼老命了(初步统计,中小学教师中晋升了高级的大部分不从事一线教学或不教主课)。于是,职称低的如老黄牛在三尺讲台埋头苦干,职称高的在学校后勤、教导处、乡镇教办(虽已撤销,名亡实存)等管理部门高薪养闲,有的以各种借口频频请假、迟到早退、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还有的退居二线或以各种理由赋闲在家甚至二次创业赚外快,这些严重败坏了学校风气和社会风气。本应倡导自由、平等、博爱的教育圣地,因为职称,人为造成阶层分化,在这种同工不同酬、严重心理失衡的工作环境中,何谈教书育人?
职称,本是调动教师工作积极性的动力之一,却已成教师队伍长期之痛及教育良性发展之痼疾。办好学校,要靠90%以上教师。以教师职称高低定工资,不仅不能真正调动广大教师的积极性,大部分教师职称因为收入差距过大,这种人为造成的不公平让老师最感强烈,严重影响工作效率。而目前我县引进学校如山大附中、清华园等及部分民办学校在我县已呈燎原之势,社会好评如潮,教师如拧紧的发条,干劲十足,因为他们不唯职称、不唯资历,唯能力,唯工作,唯业绩。
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》中“深化中小学教师职称和考核评价制度改革”把脉准确,切中时弊,实行职称评聘分开、建立效率与公平辩证统一的收入分配机制,已势在必行。此项改革千头万绪,涉及广大教师利益和全县教育发展大局,非教育系统一家所能完成,曲书记、滕县长统揽全局、日理万机,如百忙中对此关注,则是齐河教师之幸,齐河教育之幸!

一名普通老师
2018.7.2

来信人:
  您好!来信收悉。您所反映的问题经教育局处理,现回复如下:
  经调查了解,根据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有关问题的意见》(鲁政办字〔2016〕56号)规定,我县已提高中小学高级和中级教师岗位设置比例。根据我县中小学教师队伍现状,调整完善中小学岗位设置结构比例指导标准。在现有标准基础上,中学高级和中级岗位比例设置上限分别提高5个百分点,小学高级和中级岗位比例设置上限分别提高7个百分点。
  若您对此还有疑问,可致电教育局,联系电话:5330339。
齐河县人民政府主办 齐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
{